香港科技創業,還在等什麼?

我想每個創業者都有自己的艱辛經歷,而作為一個香港IT創業的過來人,我一直關注創新科技創業的大環境。近幾年香港不乏科技創業孵化器,取得的實質成效也是不少的,但是一個剛起步的科技公司需要的除了最初的資金扶助,更多的是後續的商業發展。如果整個IT產業結構不能為新創IT企業提供持續發展的基本保障,如何讓初具雛形的公司在金融服務導向為主的香港經濟中自力更生?

 

一個完整的產業生態系統,不僅需要上游的研發,還需要中游的商品化過程以及下游的產品升級再開發。現階段香港科技創業者面臨的問題主要是在中游的產品商業化過程當中。毋庸置疑,良好的行業氛圍以及一定的政策支持能對初創企業保駕護航。縱觀現階段香港的創業科技行業,缺乏標桿性的龍頭企業、人才優勢不足、相關政策部門權力不足等問題層出不窮,這樣的一個環境,如何保障IT創業的發展?如何為年青人提供在港創業的信心?又如何不斷地發展創新注入新活力來推動行業的可持續發展?

 

提到行業氛圍,社會認知以及行業龍頭都是不可避免的話題。社會的認識與支持程度會影響到相關教育、人才等「軟件因素」的發展。而香港社會對科技創新的認可遠不及對金融、法律、醫療等行業,所以投身科技創業的人才較少。此外,美國有微軟、蘋果,韓國有三星,中國大陸有阿里巴巴、騰訊,而香港並沒有能標桿行業發展的龍頭科技企業。標桿性的龍頭企業有利於構建創業生態環境,為地區行業發展明確方向,也有助于各項標準的形成。缺乏行業牽頭人,內部生態各部分難以團結,所以發生政治分歧凌駕于行業利益之上的情況雖說讓人痛心,但也無可厚非。

 

在未有創新及科技局的情況下,談到香港科技創新缺乏高層次的政府部門統籌,有人說政策環境不成熟,有人說社會還沒有獲取到足夠的資訊,這兩年我看著香港創新科技行業錯過了一個又一個能帶來無限活力的機遇,在無止盡的「時機未成熟」當中,香港等來創新科技局的胎死腹中,等來政改方案的否決,而在這過程中,北京中關村「互聯網+」的發展一日千里,深圳「創客」如火如荼地進行中。資訊科技行業向來瞬息萬變,香港又該用怎樣的成本去彌補這些被損耗的時間?

 

作為一個本土企業家,我只希望自己投身并熱愛的行業得到應有的社會支持,希望自己的公司在一個良好的社會經濟環境中發展,希望跟我並肩作戰的同事願意為我們共同的未來努力,希望青年人珍惜資源,抓緊機會而不是消極抱怨,希望我們能共同為香港創新科技創業營造一個良好的大環境。

 

圖片為2015年5月3日於港島海逸君綽酒店出席政賢力量成立典禮暨「香港夢」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