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應找(抓)緊「互聯網+」發展機遇

李克強總理提出「互聯網+」,明確指出應用移動互聯網、物聯網以及大數據增添經濟發展新動力之後,內地刮起「互聯網+」的狂潮,湧現出不少新型創業企業,不少傳統企業也加入「互聯網+」的熱浪當中,運用科技改變生產方式,取得驚人成效。其實在官方正式提出之前,「互聯網+」已是一種既有的存在,國際上不少「互聯網+」企業一夜之間加入經濟發展的先鋒隊伍。

在國外與內地將「互聯網+」玩得出神入化,大放異彩之時,香港卻仍然停留在「+互聯網」時代。「+互聯網」與「互聯網+」的區別在哪裡呢?「+互聯網」更多地強調互聯網的工具性。現在提到香港傳統工業的科技變革,更多的是在以往的生產流程當中添加一點網路元素,不外乎一些互聯網基礎的投入和設立、生產數字數據的提取、硬件的儲備這些,這頂多算是一個信息過程。做一個公司網頁、一個手機應用程式(APP)頂多算是「+互聯網」,而「互聯網+」是運用科技改變體驗的意識,其包括互聯網化思考模式和運營模式的融合疊加。不一定大投入、不一定運用多高新的科技、或許就是微小的環節改變,卻能引起很大的體驗變革。例如市面上湧現出很多打車軟件,Uber、Lyft,亦或是國內的打車專車甚至拼車軟件服務等,他們只是運用基礎的移動互聯網技術,刷新了用車者與車輛之間的關係,讓用車變得方便科學,提高了車輛的使用率,提高了交通效率,減少了車輛的尾氣排放,提升了整個交通領域的生產力。同時,這種發展變革也對舊有的交通監管模式提出挑戰,讓有關部門著手審視經久未變的監管體系,促使更為科學人性化的監管營運模式的誕生。這就是典型的「互聯網+」帶來的體驗,總能達到四兩撥千斤的效果。再如順應互聯網教育發展而誕生的網絡教學系統、平台、資源、軟件甚至視頻,讓學習與研究變得方便快捷,極大程度提高了用戶體驗,這便是對傳統社會生產的變革。

香港有些傳統企業仍舊對「互聯網+」持觀望態度,主要是因為對「互聯網+」理解不透徹。「互聯網+」並不是對傳統行業的顛覆,而是通過互聯網的影響力與滲透力來促使傳統行業的發展變革,生產主體依舊是傳統產業。如互聯網金融實際上只是傳統金融產業在互聯網平台上的延伸發展,卻創造出出乎想象的價值。香港有很多優勢產業,我們的金融、物流、旅遊行業得到國際認可,可是同時也面臨越來越大的挑戰。無論什麼產業都需要消費者,社會的發展也帶來消費者群體的改變,現今的消費者,越來越習慣於依靠互聯網上的信息來做決策,如果傳統企業沒法在互聯網上建構出正確的品牌形象,勢必影響到消費者的品牌認知,從而逐步失去新一代消費者的偏愛。傳統產業要建構合適的線上優勢,需要與創新科技的通力合作。香港在創新科技的運用上本來具備優勢,我們曾經率先用上具備先進科技含量的智能身份證,今日創新及科技行業發展卻面臨來自各方的壓力。抓住「互聯網+」機遇,將為香港各行各業帶來嶄新的變革,為香港經濟打造一個新的發展契機。

特區政府應該在這方面積極響應國家號召與國際潮流發展,加強「互聯網+」的基礎設施建設,率先應用「互聯網+」建設新型政府,改善市民與政府之間的溝通交流體驗。同時,應該積極鼓勵傳統行業互聯網化,通過科技優化變革傳統的生產方式,突破經濟瓶頸,實現產業升級。尋找「互聯網+」標桿企業,挖掘培養具備潛力的企業,積極鼓勵「互聯網+」產業鏈的發展。此外,要完善產業園與孵化器建設,融合當地資源來鼓動更多社會參與。與此同時,政府要推動資源對接,確保資訊、人才的流通,促進傳統企業與互聯網企業的交流合作。借鑒內地部分地區的經驗,為香港「互聯網+」發展保駕護航。衷心期待香港各行各業能夠共同抓緊「互聯網+」的機遇,齊心協力為香港甚至國際的經濟變革發展貢獻力量。